Skip to content

独家解读“新斯诺登”曝光的美国军方绝密文档

10月15日,美国调查新闻网站“拦截”(The Intercept)根据一名泄密者提供的内部幻灯片文件,曝光了美国无人机暗杀项目背后的诸多最高机密,涉及美军在2011年至2013年间对阿富汗、伊拉克、也门、索马里等地发动空袭的决策细节。

这份名为《无人机文件》的调查新闻披露,美国在全球范围内频繁使用无人机袭击的背后,是大量无辜平民的死伤。美方在证据不确凿的情况下,将锁定目标列入监控名单,依赖并不可靠的通信情报,炸死大量非既定目标,却在事后将其贴上“阵亡敌人”的标签。

泄密者称,他认为“公众有权知晓这一过程,即人们是如何被列入猎杀名单中、并最终经过美国政府的层层授意而被除掉”。

“拦截”网站由曾帮助斯诺登曝光“棱镜”监听项目的记者们组建运营,但这篇由8个章节组成的万字调查报道与斯诺登2013年披露的文件没有关系。文章说,希望公众能意识到,“美国政府是如何擅自赋予自己未经法律程序就判处他人死刑的权力”。

斯诺登对这位神秘的后继者大加赞扬,他在自己今年9月底才开通的推特上发文:“这个令人惊诧的举动是出于公民的勇气,一个美国人击碎了一个不能说的谎言。”

这次泄密引发美国情报机构的高度注意,据《每日邮报》报道,中央情报局(CIA)和国防部已开展内部调查,要尽快查出“新斯诺登”的身份。

弧度研究了报道全文,提取出文章中的核心要点和争议内容,让读者一窥这份绝密文件背后的权力交错、谎言横行和道德缺失。

大多数情况下,无人机空袭都会有特定的目标人群,一般为基地组织(al Qaeda)及其附属军事力量、。

尽管美方在12年前就已经开始使用无人机轰炸宣战地区,但在2013年5月,白宫才发布相关标准和流程的指导意见,称只有“目标对美国人有持续、紧迫的威胁”时,才会实施致命的袭击。

但这一文件并未明确给出目标的分类及具体描述,对“威胁”的定义也不明晰。事实上,官方对“威胁”的理解十分宽广。

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国家安全项目主任Hina Shamsi说:“如果你获得空袭几个月的准许,这就意味着,始终有人是可以被当做目标的,不管他们是否真正的参与到恐怖行动中。”

例如,在2012年一次无人机暗杀行动中,美方锁定了在阿富汗某省的一名副总司令,同时也确定了一位与他有关联的名叫Haji Matin的人为目标。后经《》等媒体披露,Matin只是普通的木材商人,他的商业对手误认为他是激进分子,并向美方报告Matin为“最大的敌人”。美军炸毁了Matin的家,虽然他本人得以幸存,但他的很多家人不幸遇难。

一张2013年5月的幻灯片文件描述了美国政府批准空袭的整个链条,只需两步,就可走完从情报部门到总统奥巴马,再到地方军事力量实施打击的整个流程。

第一步,发现目标到目标授权。美国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(JSOC)任务组48-4的情报人员和其他情报机构合作确定某一目标,制作向奥巴马呈递昵称为“棒球卡”的文件,上面包含目标嫌犯的头像及面临的主要控罪,供高层决定是否下令执行。

第二部,从授权到行动。奥巴马签署行动后,将由任务组与地方指挥部通力合作,完成猎杀行动。例如2012年对也门的空袭中,涉及美国驻也门大使、中情局驻也门站站长及也门总统。

一般来说,奥巴马需要花58天签署一个无人机暗杀行动,而美国军方会在60天的时间内予以执行。

寻找(Find)、锁定(Fix)、消灭(Finish)——这是美军在911后实行无国界战争的3F准则。

披露文件显示,美方在锁定和猎杀目标的过程中过度依赖通信情报拦截,也就是,一通电话和一封邮件就可以暴露你的坐标。泄露出的“观察名单”上,明确标明了手机序列号、SIM卡号、传播信息、手机号后五位等数据,用来最终确定目标的地理位置。

调查报道称,曾被英国剥夺国籍、并被认为是基地组织成员的Bilal el-Berjawi,在索马里给在伦敦刚刚生产完的妻子打完电话后,就被无人机炸死。不少人认为,可能是那通打给妻子的电话出卖了他的坐标。但是也有人证实,无人机在那之前就知道他在哪里,美军已跟踪他多年。

但通过这种方式收集而来的元数据是极其不靠谱的。“我发现曾有无数次,自己接手的情报最后都是有误的,”泄密者说,“往往在数月之后,你以为自己在追踪一个热点目标,最后却突然意识到,你追的可能是嫌犯妈妈的手机。”

此外,通信情报多都由国外同盟伙伴提供,使情报的不确定性增加。美国国防部情报、监视及侦查工作小组(ISR)在研究报告中,将空袭行动的不准确归咎于技术阻碍,却忽略了错误情报导致大量无辜群体包括美国公民死伤的事实。

当无人机成功杀掉美军想杀掉的人,这个人就被称为“头奖”。但实际上,美军中头奖的概率非常低。

披露文件显示,美方在空袭中实际炸死的人数远远多于锁定目标,即宁可错杀三千,也不可放过一个。甚至在一次长达5个月的空袭行动中,高达90%的死难者不是既定目标。

美军一份截止2012年6月的报告确认,也门有16个既定目标。独立非盈利机构“调查新闻局”却提出,在2011至2012年间,美国在也门却实施了最少54次无人机轰炸,造成最少293人死亡,其中包括55位平民。

此外,在一次任务代号为“干草机行动(Operation Haymaker)”中,美军利用无人机在2012至2013年期间对阿富汗发动空袭,死亡人数219人,但既定目标只有35人,占死者总人数的15%。

但美军不管死者是否为既定目标,一律将其贴上“阵亡敌人(enemy killed in action, EKIA)”的标签。泄密者称,除非有其他新证据表明这些人不是,否则EKIA的标签会被持续保留。

泄密者称这种规定很疯狂,但所有情报部门对这种“抹黑”无辜死者身份的处理方式“泰然处之”。

Tags

Comments

发表回复

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e post write a comment. We'll be happy to answer.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Related posts

Scroll to top